脱口秀演员的北漂奇AG娱乐遇 想段子找回真性情

2018-10-01 作者:AG游戏   |   浏览(50)

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9周年国庆特辑】一个普通中国人的一天

在咖啡馆演了一年脱口秀的侯锦涛说:“冷场是几乎每一个脱口秀演员都会经历的遭遇。”但脱口秀也成了他排遣生活中的郁闷、纾解情绪的解压阀。他觉得,台上的自己比台下更真实。

北京初秋的夜晚,暑气消褪,喧闹了一天的东四北大街仍然熙熙攘攘,侯锦涛(24岁,网络编剧)出了地铁站,穿过人群,匆匆走进闪着“笨豆”霓虹灯的咖啡馆。作为一名脱口秀菜鸟,他要赶在8时之前,在咖啡馆二楼的单立人开放麦上测试新创作的段子。

听到稀稀落落的笑声从楼上传了出来,他才松了口气:“今天不会冷场了!”

“我叫侯锦涛。”开场白的话音未落,台下的两名女生嘻嘻地笑开了,他接着一本正经地说:“所以,为了避嫌,我就给自己起了个英文名ToTo,知名的卫浴品牌。”

台下依然有笑声,这让他由紧张变得有些兴奋。他赶紧把“我的前男友”段子放了出来,这个吐槽自己被女观众当场羞辱的段子,在微信圈里得到过众多的点赞,他想试试现场观众的反应。

不过,现场的反应远不如微信圈里的热烈,于是,他又抛出大学生们几乎每人都经历过的军训,开涮自己“娘炮”的段子,虽然观众并没有给出他所期待的掌声,他对自己把控表演的节奏还是比较满意。

“没有冷场,冷场是几乎每一个脱口秀演员都会经历的遭遇。”他坦然地说:“更何况像我,说脱口秀也就一年。”

20181001_news_zgr11_Large.jpg

北漂青年侯锦涛独自在北京打拼,在脱口秀的行业中找到真正的自己,这是侯锦涛在单立人开放麦测试新创的段子。(孟丹丹摄)

只有一个观众
也得硬着头皮讲完

说完脱口秀,时间已近9时,他这才想起,刚才从公司赶过来还没来得及吃晚饭,一份意面一杯牛奶,这是他今天的第二顿正餐。

他边吃边描述曾遇到过只有一个观众的尴尬场景:“就一位观众,他坐在台下呆呆看着我,第一个段子讲完,他没笑,第二个段子讲完仍没有笑,当时简直要崩溃……我也只有硬着头皮讲完,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听完。”

他解释说:“当时准备了好几个段子,准备击中不同观众的笑点,没想到就一位观众,就相当于一定要打中靶心,让他一个人满意,真是很难,也许他恰好不喜欢我的风格,或者我的新段子还不过关。”

离开脱口秀现场, 回到位于东五环的租赁房差不多已近11时,他还要静下心来,对今天开放麦的表现进行复盘,再向同行前辈们微信征求改进的意见,之后写些与剧本有关的材料,到凌晨两三点钟才睡觉。

侯锦涛说,他自高中时代就是个夜猫子,一直到做了职业编剧也没有改变。而这种总要到下半夜才能睡得着的习惯,在他成为北漂后,反倒成了优势——不受合租室友的影响。

北漂租房
奇葩室友上演闹剧

“虽然不受影响,遇到奇葩的室友也很糟心。”

他一脸无奈地说:“以前的租房室友有些神经衰弱,一点动响她都会大吵大闹,她白天在家睡觉,半夜12点花枝招展地出去,凌晨再回来睡觉,一有人出入开门、关门,她就感到很吵。”

后来,受不了动响的女生认为侯锦涛和另一租户合起来欺负她,报了警。

回想起当时的心情,他仍不能释怀:“我非常害怕,倒不是因为她是夜间工作者,而是我们的租房属于非法打隔断,闹到最后有可能全都被赶走。”

“好在警察息事宁人,让租客们自己协调解决问题”。最终,不堪忍受周围动静的女租客搬走了,而侯锦涛的北漂租房故事仍在不断上演。

在大学毕业后的两年时间里,他一共搬过四次家,其中有遭遇过黑中介,又与同居的前女友分手……现在他仍打算接着搬家,换到一个有公共空间的房子。他认为这样生活才不至于过于单调,至少有人聊天,否则一个人在出租屋里,除了外卖的快递员,都看不到活人,“少了生活”。

观众起共鸣
让心中不悦坏事变好事

不过,最近北京的房租涨得惊人,尤其是受年轻人青睐的长租公寓,这让他犹豫不决,因为目前的房租已占到他收入的三分之一。“好在,这些郁闷都转化成了脱口秀段子,变废为宝。”

按照通常的作息时间,他会在早上10时左右醒来后叫外卖,然后边吃早午饭边看剧,看完剧,大概下午两三点,再去公司开剧本会。